首页
 
北京市东城区天坛东路80号
010-67050592 18611675766
010-67051077
huwaijiaoyu@163.com
100061

广州“军训岛”大火背后:监管长期缺位,整顿

来源:未知点击:时间:2021-07-20 09:06

  一场火灾,让广州黄埔长洲岛的夏令营市场成为舆论焦点。

  长洲岛因黄埔军校而闻名,每年寒暑假,来自全国的上万名学生涌入此处,参加军训式的夏令营,长洲岛也因此成了名副其实的“军训岛”。这座广州城东的小岛上随处可见夏令营招生的广告,经营夏令营的公司更是超过30家。

地图显示,长洲岛上的军训夏令营基地有5家。

地图显示,长洲岛上的军训夏令营基地有5家。

  7月11日,长洲岛一处训练基地旁的火灾,暴露出火热生意背后的潜在风险。大火之后,南方+记者调查走访岛内多家公司发现,行业目前并无标准规范,夏令营背后多是文化公司和企业管理咨询公司在经营,活动形式与时下流行的企业素质拓展类似。

  整顿风暴已来,7月17日,长洲街道办发文称,检查发现,大部分机构存在证件手续不齐全、消防安全落实不到位、学生管理不规范等多项问题。目前,长洲街道办已叫停岛上的夏令营项目,并将开展一个月的专项整治活动,以明确管理规范。

  监管真空下,长洲岛的夏令营未来会如何?从业者还在观望,但他们已找到了替代场地,7月18日新一期的培训已经开营,经营者似乎不愿错过这个夏天的生意。

  火灾次日,岛上夏令营依然热闹

  7月11日晚,红光照亮了长洲岛西南角的夜空,海洋农庄大火,仅一墙之隔的启梦夏令营紧急转移了上百名学生。

7月11日,长洲岛海洋农庄发生火灾,毗邻的启梦夏令营紧急转移学生。

  12日下午,记者在火灾现场看到,相关部门封锁了现场,工作人员正在紧张调查,农庄几处房屋门窗被烧毁,一旁的树木也被烧得焦黄。

7月12日,相关部门封锁了火灾现场,事故原因还在调查。

  启梦夏令营营区里则是一片狼藉,学生宿舍大门敞开,双层床组成的八人间十分拥挤,行李箱和儿童鞋散落一地。大门没有关闭,却拉起了警戒线。有知情者告诉记者,启梦夏令营并不算大,可容纳400名学员,12日中午,学员已全部安全返家。

7月12日,启梦夏令营的学生紧急转以后,宿舍里一片狼藉。

  火场边的夏令营已经停业,但1.5公里外,一家名为“全民国防教育基地”的夏令营训练正酣。12日下午,记者以学生家长的名义参观了该处基地,从栅栏门进去不到三米,30多个10岁左右的孩子正在水泥地上练军姿。再往里走,一个个训练营紧挨着,空间十分拥挤。食堂与宿舍楼间的狭窄空地约5米宽,也安排了几个训练营。

7月12日,“全民国防教育基地”里还在火热训练。

7月12日,“全民国防教育基地”里还在火热训练。

“全民国防教育基地”食堂和宿舍间的空地上,也安排了几队训练。

  参观过后,一名来自顺德的家长直言失望,“这个场地太小了,按他们给的资料,我以为是现在面积的三倍。”

  整个营地的学生超过500人,训练服的颜色并不统一,明黄色T恤、黑色短袖、棕色迷彩服、深绿色迷彩服——不同服装背后是不同的组织公司,包括雪狼、穗鹰、小兵不简单……经营模式上,不同公司同时租用一块场地,营区的老板会给各家公司的学员提供相同服务:包括“五菜一汤”餐和排着六张双层床的宿舍间。

  “每十个人一个小班,配一个‘班主任’负责卫生和安全。”推销员表示,一个教官会同时带四五个班级,训练项目包括常规的军姿、队列、内务、军体拳等,还会安排学员参观岛上的黄埔军校遗址、体验真人CS和自主野炊。

  在训练场上,穿着训练服的“班主任”不停地对着每一个孩子拍照片、视频。推销员称,在营期间,家长不能探视,孩子不能带手机,“班主任”会把孩子的动态拍给家长,每两天孩子会有一次和家长通话的机会。至于有些孩子会觉得累、想父母,推销员称,“我们的教官会连哄带训,培养孩子的独立能力。”

7月12日,“全民国防教育基地”里还在火热训练。

  在“雪狼夏令营”的推销单上,从7天到35天的项目被划为五等,每等差7天,价格也从3880元到11800元不等。其中,7天的项目从7月11日一直排到8月28日,一共分7期,中间一天都不会停;错开时间,14天的项目排了6期,28天的项目也排了4期。其他夏令营的价格和排期也基本相似。

7月11日到8月28日,雪狼夏令营排满了训练营。

  把孩子送进夏令营的家长,喜欢用“体验”来表达意图。“让孩子体验一下,学会自己穿衣叠被。”江门开平的王女士觉得,孩子参加夏令营的效果还不错。而对孩子们来说,这更像是一次长时间的玩耍,“真人CS很好玩”“训练也不累”。

  但对岛上多达31家的夏令营组织公司而言,这是市场广大却竞争激烈的一门生意。

  招生广告铺天盖地,“黑箱式”差价营销

  在长洲岛上闲逛,总能不经意看到夏令营的招生门店:它们借着“黄埔军校”的招牌,把“一日黄埔生,明日栋梁材”打进广告,甚至直接叫“黄埔军校夏令营”,再把招生电话和招生网址打在招牌上。

岛上常见的招生点会把网站和联系电话打在招牌上。

  虽然每家公司都会强调自己的项目别具特色,但实际上却大同小异,经营状况十分依赖营销招生。从业8年的王军表示,除了常规的教官外,每家公司都会有专门的营销团队,从网站到微信公众号、视频号,再到抖音号,从暑假前到暑假中,宣传铺天盖地,层出不穷。

一家夏令营企业在招收自己的客服运营团队。

一家夏令营企业在招收自己的客服运营团队。

  记者发现,几乎每家夏令营公司都会有两个或更多的招生网站,例如,广州穗鹰文化公司有两家,而广州兵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旗下有五家招生网站。

广州兵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注册了十个商标、五家网站招生。

  在微信视频号中以关键词“黄埔夏令营”搜索,有270多个账号名,其中超过一半都分享了学生训练的视频,再把招生信息打在主页上,招生范围从广东各地市蔓延至湖南、湖北、浙江、河南、山东等外地省市。在抖音中搜索“黄埔夏令营”,相关账号也超过100个,甚至有账号的关注量超过百万,全国各地的家长留言咨询。

抖音搜索“黄埔 夏令营”弹出上百个结果,其中有账号粉丝过百万。

  在此种宣传下,招收学员的数量十分庞大。根据长洲街道公布的数据,截至7月12日,岛上暑期夏令营等培训机构在校生超过6000名,已报名人数超过1.7万人。

  为了招到更多学生,这些公司还会找旅行社和教辅机构引流,在热闹的人头生意下,培训价变成了不透明的“黑箱”。

  记者以教辅机构老师的名义联系了雪狼夏令营的负责人,表示手上有十多个学生。对方称“我们一般代理价是7折,这边可以给更优惠的旅行社合作价。”原本7天3880元的项目,代理价2380元;原本14天5880元的项目,代理价4000元;原本21天8280元的项目,代理价5500元。

  这意味着代理商有足够大的议价空间和赚取差价的机会,甚至招到一个学生就能获得成百甚至上千元的“中介费”。

  记者又以家长的名义添加了几家夏令营的招生微信。当记者询问穗鹰夏令营项目价格时,对方反问“是谁介绍的”,后因介绍人是熟人,对方承诺给记者七五折的优惠,7天原价3500元的项目可以打折到2650元。一家名叫“小兵不简单”的夏令营中介表示,7天原价3500元的项目可以打9折,卖3150元。

有夏令营的教练表示可打七五折,原价3500元降至2650元。

有夏令营的教练表示可打七五折,原价3500元降至2650元。

  记者对比两家夏令营的项目内容,发现训练场都在“全民国防教育基地”里,而项目内容也几乎一致。

  几乎每一家夏令营的实际价格都与宣传报价不同,7天的项目原价从3200到4000元不等,“优惠”则在7折到9折间。即便同一家夏令营,每个学员的收费也有所差别,但不少家长对此并不清楚。

  王军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训练基地一张床位包食宿的单价为80元—130元/天,学生7天项目的食宿费在800元左右,一般收费最低可以降到2000元出头,但因为市场竞争激烈,白云区的一些军训夏令营甚至把价格压到了1800元。

  手续不全还是消防难题?行业监管亟待标准

  “大家都觉得这行好赚钱,结果不光是打价格战,还导致各种公司鱼龙混杂。”王军介绍,经营夏令营的门槛并不算高,也不属于校外培训,也没有特别的行业规定和监管。

  记者查询发现,这些公司的工商注册信息多为企业咨询管理公司或文化传播公司。文化传播公司主要用来注册招生网站和“夏令营”品牌商标,而企业咨询管理公司经营范围包括企业咨询管理服务和军事体育拓展训练。

  王军表示,除了夏令营外,一些公司还会为企业提供户外素质拓展服务,在经营形式上,两者的差别并不大。

  不同品牌的夏令营之间竞争激烈,一些从业者把目光投向了经营外租场地上。王军表示,因为每年来长洲岛的学员太多,此前曾出现夏令营间争抢床位的情况,租金被抬到每天近150元,仍是一床难求。

  因为每年要支付上百万元的场地费,王军也曾想开一家自己的训练营地,却苦于找不到合适的场地,“营区要保证支持1500人户外活动和食宿”。至于消防资质,王军表示只需要正常的消防验收即可,并不像“学而思”那样的校外培训机构有特殊的要求。

  行业缺乏标准规范,从业公司资质参差不齐,监管长期缺位,风险更是暗藏在水面之下。

  7月11日的火灾拉响了警钟,近日,长洲街道办对岛上的暑期夏令营展开了全面检查,结果显示,大部分机构存在证件手续不齐全、消防安全落实不到位、学生管理不规范等多项问题,一些不合规的夏令营已被要求办理退费。

  长洲街道办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17日起,所有夏令营将暂停第二期活动,并开展为期1个月的专项整治工作,聚焦土地认定、消防检查、资格检查、拆除违建等问题。

  “夏令营管理上确实存在很大问题,什么样的机构、具体什么条件能举办夏令营,目前缺乏明确规范。”该负责人坦言,黄埔区有关部门正研究出台管理规范,以便对夏令营资质进行重新审批。

  17日,记者在长洲岛多处训练基地看到,首期结营后,家长们忙着带孩子回家,出岛的路又开始拥堵。路边的小贩告诉记者,“每期夏令营开闭营,早上10点到下午2点,岛内都会大塞车。”长洲街道办上述负责人表示,就像道路一样,学员大批涌入,也为岛上用电用水带来了压力。

  同时,各家夏令营也正忙着转移,他们已寻觅好新场地:星将夏令营南下番禺海鸥岛,“旗军”北上增城的广州华商学院,“军帅”选了白云太和,“穗鹰”则转移去南沙……7月18日,第二期夏令营已紧张开班,训练、参观项目不变,他们将沿用“黄埔军校”的旗号宣传,继续培训生意。

  整治开始后,一家夏令营发了说明信,把训练场移到了海鸥岛。

  “只不过,这个暑假,长洲岛上应该听不到孩子的训练声了。”一个教官说。

来源:南方plus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