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京市东城区天坛东路80号
010-67050592 18611675766
010-67051077
huwaijiaoyu@163.com
100061

研学 | 一个校外培训的结束:研学旅行或成大赢

来源:未知点击:时间:2021-09-16 10:49

图片

几个月以来,一直悬在校外培训机构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终于落下。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正式公布,《意见》信息量极大:

“各地不再审批新的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

《意见》读下来,一句话: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基本凉凉了。

不能营利、不能上市、节假日寒暑假不能开课,从市场角度看,还干个什么劲呢?

校外培训早已是万亿级市场,目前看,这个巨大的市场必然会出现大规模的外溢分流。谁会从这巨大的市场外溢中受益?立于错综复杂的时代氛围中,研学旅行或成大赢家,也将迎来大变局。

 

 

  01  

研学旅行行业真的能受益吗?

研学旅行的受益,可以从“天时”“地利”“人和”进行考察。

一是“天时”。

《意见》中对培训机构最致命的打击之一,是要求“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有统计显示:暑假班(7月—8月)收入占整个培训机构全年的50%左右,秋季班(9月—次年1月)收入占整个培训机构的25%左右,而秋季班大部分取决于暑假的续班。

《意见》实施后,每个寒暑假因叫停校外补习而空出的时间用来干什么?这必将引来激烈的市场争夺战。当然,研学旅行只是众多争夺者其中之一,但它具有许多其他行业没有的优势,这个下文再讲。

二是“地利”。

《意见》确定了北京市、上海市、沈阳市、广州市、成都市等9个城市为全国试点城市,一线城市北上广全部在列,其他城市也大多为经济较为发达的城市。

城市的经济基础与校外培训的热度是存在很大关联性的。道理很简单,无论是校外培训还是其他鸡娃项目,都是烧钱的买卖。现在,新规在这几个城市试点,家长手中的钱在向其他行业“转移”的可能性和效率上会更加明显。这对研学旅行的增长来说无疑是有利的。

三是“人和”。

这里说的“人”,主要是指家长。寒暑假及节假日原本是校外培训的黄金期,很大程度上也是家长鸡娃预期的黄金期。从易水混迹的中小学生家长圈来看,家长们此前之所以青睐寒暑假的校外培训,一方面是因为寒暑假带孩子的实际困难,送到机构里相当于“托管”的效果;另一方面更重要,那就是很多家长都有一种对“浪费时间”的焦虑,都希望不管干些什么,孩子总能学到点东西。

这种对于“学到点东西”的执着,是这一代家长共同的特征。这种执着并不会因为校外机构凉了而轻易破灭,相反,去不了培训班,就会寄希望于别的渠道“学到点什么”。

这就要说到研学旅行的优势了。

研学旅行,有个“学”字,就是极大的优势。教育部、原国家旅游局等11部门2016年联合印发的《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一度被称为“研学旅行宪章”,其就将研学旅行定性为“学校教育和校外教育衔接的创新形式、教育教学的重要内容、综合实践育人的有效途径”。

目前的研学市场做得越来越丰富,无论从旅游活动的组织上,还是学习内容的拓展上,都很有吸引力。一方面,孩子也要参加十几天的活动,客观上也能起到托管的作用;另一方面,孩子既能玩,又能学到东西,再加上素质教育、综合实践课程等名目的加持,这对家长来说也是很有说服力的。

同时,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是孩子自身的接受度。对于培训班,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是心甘情愿上的。但对于寓教于游的研学旅行,孩子们的接受度就要高得多。因此,如果要选择培训班的替代品,很多孩子对于研学旅行是要投上一票的。

从时间上看,寒暑假也是研学旅行的黄金期,而且每一期活动大多也在10天左右,与培训机构的寒暑假课程时间相当,正好可以起到“填空”的作用。

从地点上看,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一直也是研学旅行发展最好的城市,家长对研学旅行的接受度也比较高,从培训机构转到研学旅行的可能性也比较大。

因此,总的来说,研学旅行要从校外培训遇冷释放出的消费需求中分得一大杯羹,是很有希望的。

图片
 

  02  

 

对研学旅行企业的几点忠告
第一,研学旅行行业受益,不代表现在做研学的企业都会好过。
疫情前,有30多家研学企业处于行业的“第一阵营”。如世纪明德、读行学堂、知鸿股份、卓教国际、环球优学、明珠旅游、亲子猫国际教育、乐旅股份、美之旅、决胜网、中凯国际、东西方以及趣游网、知鸟游学、麦淘网、知鸿国际等,其中多家曾经成功登陆新三板。不过,从2019年以来市场行情普遍不乐观,几家还从新三板退市。
中办、国办的《意见》印发后,对研学旅行赛道是个重大利好。但是现在最大的竞争对手,恰恰可能来自现在亟需转型的培训机构。培训机构积累了大规模的学生和家长数据库,即使学科培训不搞了,这些数据、资源也绝不会白白浪费。如果培训机构转型做研学,这些大数据将成为其最大的优势。而这种优势是现在一般的研学旅行企业难以望其项背的。
事实上,这种转型也并非无迹可寻。比如,培训机构的巨头好未来实际上早已布局了研学板块,投资了许多研学类企业。其中最知名的是早在2012年就曾以4000万元投资世纪明德,但世纪明德在2013年回购了相关股份。好未来还投资设立了知名的亲子旅游电商平台“乐学营”,上面有大量研学旅行类产品。此外,学而思也有自身的游学产品,尤其是疫情之前,经常推出暑期的国际游学营。
以中青旅为代表的旅游综合集团,也对研学旅行行业虎视眈眈,而且做了较为充足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并已经实现了不小的斩获。特别是国企、央企背景,可能未来更容易获得对于研学安全性极为重视的学校端的认可。
巨头的加入,将使研学旅行的市场竞争更为激烈。甚至,由于巨头在知名度、资金、资源等方面的优势,一旦加入研学战场,也有可能迅速占据优势地位,进一步挤压中小研学旅行企业的市场份额。2020年,不少现金流不足、缺乏战略设计、人才队伍不稳定、上下游资源把控力不足的研学企业已经退出了行业。
因此,对于现在的研学旅行企业来说,一方面要看到机遇,另一方面也必须对竞争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
第二,认清形势,不要打擦边球。
学科培训凉了,但家长对学科培训的需求降温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一些擅于“钻空子”的机构可能会抱着侥幸心理,利用家长无所适从的焦虑,在寒暑假推出一些有擦边球性质的研学产品,将学科培训类内容加入进来,用研学的名义加以包装。
这类产品现在就是有的,比如所谓的思维营(数学)、单词营(英语)、写作营(语文)等等。但在新形势下,这类产品是否有违规嫌疑,需要相关企业认真研读政策,作出调整。现在没有做这类产品的企业要想新增加这类项目,也要三思而后行。这次国家对校外培训机构的整顿,力度之大前所未有,释放出鲜明的信号。要在这种形势下逆风作案,有啥后果就不必多说了。
第三,与学校合作将成为一条明路。
这次整顿的一个中心思想,是要再次明确学校在教育体系中的核心地位。学科类教育要以学校为主,校外机构为辅,只能作为学校教育的补充。同时,学校的任务也更重了,既要搞好学科教育,也要丰富和拓展课后服务。对很多学校来说,只靠学校自身的资源和师资力量是不够的。
《意见》对学校与校外机构合作是留有口子的。“课后服务不能满足部分学生发展兴趣特长等特殊需要的,可适当引进非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参与课后服务”。这一条其实非常适合研学旅行企业,因为研学类机构既属于“非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又跟教育息息相关,而且这几年教育部门对研学旅行也是重视的。
现在也有一些学校与研学旅行企业有合作,但规模较小,而且主要集中在假期。其实,研学旅行企业完全可以再认真研发出适合学校日常课后服务类的产品,更高频、更深入地与学校合作。这将是一条既稳妥又前景广阔的出路。
图片
第四,研学旅行需要更多层次的产品。
随着研学旅行市场需求的增加,产品也需要更丰富、更多层次,不能全是价格高昂的高端产品,也不能全是低价团。这一点,即使没有这次校外机构相关的外在刺激,也是研学旅行市场自身应该做的,特别在高质量发展的价值导向下。
特别是中共中央、国务院2020年3月颁布的《关于全面加强新时代大中小学劳动教育的意见》是一个风向,其指出“大力拓展实践场所,满足各级各类学校多样化劳动实践需求。农村地区可安排相应土地、山林、草场等作为学农实践基地,城镇地区可确认一批企事业单位和社会机构,作为学生参加生产劳动、服务性劳动的实践场所”。仅从市场开发角度考虑,研学旅行与劳动教育之间的产品“勾连”,极有想象空间。
教育是一件追求长远、追求质量、追求多方共赢的事,与教育相关各个行业也应该以此为目标,把目光放长远,把质量提上去,把共赢作为企业发展的价值追求。
也或许,复杂形势下,没有赢家,只有剩者。在大势中乘势而上,在困顿中自我调整,不嘲笑哪个行业的没落,因为所有行业都是经济大环境中的一环,休戚相关。
“内循环”极需警惕“内卷”,但选择“躺平”恐怕更糟。“内卷”、“躺平”正成为两大热词,真切反映了民众的集体情绪,恐怕未来还需要做得更多才行。正能量告诉我们——“天不帮忙时,人要更努力”,而努力的方向恐怕也同样重要,否则可能会做得越多、错得越多。
《周易》有云:“君子有攸往,先迷后得主,利”。先人就在告诫世人,在事物的历史演进中,经历一段或长或短的迷茫时期几乎是不可避免,只有找对了行动方向,才能走上大道。
 来源 | 易水文旅
关闭